故事要从大禹治水时说起,大禹治理洪水,过桐柏山,遇淮涡水怪---无支祁作祟,无支祁能言善辩,知道江水、淮水各处的深浅,以及地势的高低远近。他长得形似猿猴,缩鼻高额、青躯白首、金目雪牙。无论是搏击跳跃,还是快速奔跑,他都非常迅捷。禹先后派童律、乌木由出战大败无支祁。大禹命人用大铁链锁住无支祁的颈子,又把他的鼻孔穿上铜铃铛,然后把他压在淮河南边的龟山脚下。

    无支祁其实是太上老君《道德真经》天书中“水”的化身,上古天神因循守旧,顽固不化,太上老君以水化身无支祁,与天抗争,与之制衡,寻得天道平衡,自然和谐。无奈天帝从中作祟,无支祁遭到重击,元魄被打散,无支祁从天庭坠落至淮涡水域,失去元魄的无支祁如同失心疯一般,兴水作祟。恰逢大禹治水于此,天帝命大禹灭无支祁,大禹虽有怀疑,但是无支祁确实兴水作祟,不可不收,遂大败无支祁,而后将无支祁用石锁锁在龟山湖水下。

    无支祁既是水的化身,其元魄就无法被消灭,水有形也无形,利万物而不争,根本无法消灭。无支祁元魄被打落至凡间,太上老君施法佑之,将无支祁元魄寄养于一棵桃树上,自此桃树不曾开花不再结果,千年之后,桃树突然在一夜里开花结果,果子被一老妇所食,诞下一子,取名玄名。十五年后,老妇去世,玄名便前往楚州城寻远房表亲,可表亲因玄名乃无根之子,害怕招惹不幸,便将其拒之门外。  

    玄名在楚州城中相识摆象弄卦的术士老皮,老皮见玄名身世可怜,在楚州城无处落脚,便收留玄名在自己的卦摊打杂。表面上老皮是坑蒙拐骗,其实他早已是半仙之体,法术道行颇深,通明卜暗之术不在话下,只是放浪形骸习惯了,也一直无法在修为上再升一层,便在这世上插科打诨,偶尔也发发善心做些善事,是个本心不坏的坏老头。    

    自此之后,玄名跟随老皮一同生活。次年春天,楚州城突遇百年洪灾,大雨连下三月。路上有人传闻去年楚州李大人打捞上来的石像“活”了,有人看到三月洪灾之际,可隐约看到石像腹内有低沉的吼声,时不时的眼睛会发出可怕的蓝光。

    洪灾之际,玄名每晚都会从噩梦中惊醒,经常梦到自己被锁在深深的湖底,喘不上来气。而这一切都在老皮的预料之内,从老皮见到玄名的第一天起,他就看出玄名惊奇诡异的身世,特别是这两个月内,夜间睡觉时玄名会说梦话,说的什么根本听不懂,醒来时,两眼中透露出的凶神恶煞更是一般人所承受不起的。白天时,玄名与常人无异,似乎感觉不到自己有什么异常。

    龟山湖旁的石像“活”了的事情已经被传的神乎其神,经不起好奇心驱使的玄名,在一天夜里,偷偷的来到了龟山湖石像旁,玄名独自一人跑到龟山下,躲过守卫,看到了早已石化的无支祁,无支祁的本心与本体的千年之后第一次相见,本心的到来,唤醒了石化的无支祁,失去本心的无支祁被唤醒后发疯一般,地动山摇,守卫受到惊吓四散逃跑。

    一阵发疯之后的无支祁发现了一旁惊魂未定,已经怔住的玄名,两人对视,无支祁逐渐冷静下来。无支祁的苏醒,惊动了安逸了千年的天神,这千年当中,所谓天神们无所作为,视天下生灵如蝼蚁。无支祁的突然苏醒,让天神们感到不安,天帝派遣天神下界降服无支祁。

    无支祁本心与本体的相见不仅唤醒了无支祁的本体,也唤醒了无支祁的本心,玄名知道了这一千年间发生的所有事,知道了前因后果,知道了是时候反抗这个无所作为高高在上的天神了,可无支祁一阵发疯之后开始沉默,已经一千年了,他也已经习惯了,现在已经毫无法力的无支祁除了样貌丑陋,如猿猴一般,别无他样。无支祁不愿再去抗争,他还想回到龟山下的湖里,那里安静,不会有任何人打扰。但是在本心和本体相处的这段时间里,天神的不断追杀和挑衅,本心和本体的一次又一次的离心离德,终于再一次天神的伏击中,玄名为了救无支祁,被天神击中,这时无支祁才明白,没有玄名没有本心,无支祁的本体活着也就毫无意义。玄名作为无支祁本心与无支祁本体在最后关头开始融合,真正的无支祁复活了,他与天帝开始昏天黑地的战斗,最终无支祁战胜天帝,但是看到战争之后的生灵涂炭,无支祁牺牲自己的元神,化身石像,自此之后,水清了,天蓝了,天道自然和谐如初。无支祁化身石像的位置就在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,五百年后,又将有一段神话直冲云宵!